广东美术馆展出“德国当代艺术中形式的创造”

编辑:小豹子/2018-08-03 20:34

  此次在广东美术馆展出的“绘画在绘画在绘画之后——德国当代艺术中形式的创造”的提案展将为公众引荐一组当今德国代表性艺术家的抽象艺术作品。他们以卓尔不群的艺术形式开展自己探寻着“颜色”“空间”与“平面”的关系。同时为中国观众呈现在西方艺术史的视野中,在不同文化的背景下,百家争鸣的艺术立场以及艺术形式的创造与发展所串连的艺术史书。

  (梁志钦)

  展期:7月6日-8月14日

  展厅:广东美术馆10、11、12号厅

  ■王华祥(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

  “技术”被无知者和别有用心者妖魔化很久了,取而代之的是“思想”。殊不知,技术不光可以承载思想和感情,也可以独立拿来欣赏。而思想则不然,思想不是用来观看的,而是用来解释特定事物和启迪人的意识的。如果硬要把思想拿出来观看,就好比把骨架和肌肉拿来观看一样难看。

  技术支撑着人类的一切活动,说话、写作、科研、制造、绘画、表演、弹奏、射击、踢球、烹饪、裁剪……然而,全世界的批评家似乎都是思想狂,在他们的概念里,全世界的艺术家都要和技术划清界限,因为技术被人们看成了保守、过时和反动的代名词。所以,全世界都在吞咽自己造成的恶果:无技术的食物是那么乏味、无趣、枯燥、丑陋凤凰彩票网(fh643.com)。而赤裸的思想又是那么干巴、变态和邪恶。我并不主张技术至上,而是主张内容至上。因此,本人并不排斥观念和思想,相反绘画的复兴和中国艺术的兴盛必须结合观念艺术的成果,必须提倡艺术家的思想能力和社会责任。否则,任何的势力都是站不住的。但是,绘画的复兴必须以技术支持为前提:古今中外那些支撑着绘画发生、发展和繁荣的技术必须继承下来并去探索它们延伸的可能性。我的结论是:无技术无绘画,无技术无艺术。

  技术是制造某种产品或复制某种事物的可操作方法。衡量检验技术的方法很简单,可分为两种,其一是对已知或已存在事物的复制能力,包括还原程度、精准程度,如波音和空客飞机制造技术一流,因为他们出品的飞机每一架都保有同样外观、同样结构、同样的安全性和同样的舒适性。其二是对未知或不存在事物的发现能力和创造能力,如太阳能、风能、生物科技和人造卫星等这些新能源的发现、利用和新技术的发明和使用。在绘画领域,技术包含材料、工具、造型和色彩的掌控能力,其技术核心是造型能力。

  衡量和检验造型能力的标准如前所述,也分两种:其一,对已知事物的复制能力(精准程度),如写生现实物象的还原能力、临摹和仿制经典绘画及一切图像的能力。其二,实现想象和创造性造型和色彩的能力,在古代艺术家中,像丢勒、伦勃朗、鲁本斯等这些人可称为技术一流的大师,在当代,中西方的大师有怀斯、艾迪迪、弗洛伊德、阿尼戈尼(英国)等。

  在中国,绘画造型技术具有世界性水准的人有很多,具有美术史水准的画家也开始涌现出来。我相信,绘画必定复兴,而复兴的中心就在中国。

  

  ■参展作品

  此届展览,主办方东莞莞城美术馆广泛邀请鲁迅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广州美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12所国内设有水彩专业的高校参展,参加展览的优秀毕业生由往届79名增加到155名,此外还特别邀请了36位硕士研究生导师作品参与其中,展览共计展出191件师生作品。参展院校多、作品丰富、地域广,从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各院校水彩教学的传承与创新。(雅昌艺术网)

  时间:6月29日-8月5日

  地点:东莞市高第街1号市民广场北楼

  

  ■杨福音 唐人重意境

  ■杨福音(著名画家)

  吾早就与白一先生相约,回来后常相聚,到那时,隔江而居,过三叉矶大桥便到。抑或乘一叶小舟,安置画具酒具,日出对景写生,日落举杯邀月,其乐何如。

  二十多年前,虽则万般无奈,也曾痛下决心,做不归的远游。行前,我骑车从湘江大桥过去,停在湖大广场。在将要上山的路边,有一株高大的枫树,樱红的叶子落在它的周围。我忽然来了主意,蹲下身子,细心地选择比较,挑了七片叶子回来。我将七片叶子随意地嵌入镜框,坐下端详。那倒数的第二片逗我喜欢,它不掉队,有点出格,不在人前,不在人后,我希望像这片叶子一样在广州打发日子。

  许多年过去后,有好心人对我说,你要摘那个成熟的果子,在湖南怕莫是摘不到的,要去广州绕一个大弯,这真是天造就。

  荷,长、大、直、圆,在画上撑得起,压得住,不怕画幅大,大无谓,大无畏,越大越洒脱,越大越骄傲。

  兰,入画好。兰,与荷相反,它往细处精致。如果将荷比作颜真卿的楷书,则兰便是宋徽宗的瘦金体。古人画兰总是从根处生笔墨,我发觉若将兰的根部去掉,只留下上面的三分之二,则整个兰叶便被打散,在画面上也就可随处安排花叶,笔墨从此自由而不受拘束。兰虽宜作小幅,但笔墨不可小心拘谨,最好是披头散发,一任天然。其中当然要有节制控制,就像贵妇人忽地撞进了一片野花闲草。

  当代湘人画家,王憨山阔大,管锄非冷隽,邵一萍富贵。

  那年从广州回长沙,我曾在陈白一先生画案上书“塑白洁之身,成一家之言”送陈师,后白一先生去世,又重书悬挂灵堂。

  父亲去世时,我曾有挽联记他的一生。联曰:白昼过流星,无光而逝;长夜行天马,早露才华。

  有屈原而有《离骚》,《离骚》是屈原自己。有陶渊明而有《桃花源记》,《桃花源记》是陶渊明自己。有范仲淹而有《岳阳楼记》,《岳阳楼记》是范仲淹自己。此即生活作品合一无间,如今奇缺。

  中国绘画史只记载画得好的画家,从不歌颂财富。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微信公号、雅昌艺术网等,因版面所限,本版文字有删减,部分标题为编辑后拟)

  

  ■参展作品

  第三届深圳国际摄影艺术展7月7日在中山美术馆开展。展览共收到来自31个国家和地区的1127位作者的5778幅作品,经过10位国际评委认真公平的评选,共选出977幅入选作品和100幅获奖作品,这其中很多照片在内容选材上新颖犀利,表现形式现代时尚,并运用高新的后期制作技术,绚丽多彩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这次巡展组委会从中精选了217幅优秀作品展出。(雅昌艺术网)

  时间:7月7日-7月17日

  地点:中山市石岐西区岐江公园内

  

  ■安迪沃霍尔 布里洛的盒子

  

  ■杜尚 泉

  

  ■博伊斯 《油脂凳子》

  

  ■《寻常物的嬗变》

  

  ■广州K11门前户外雕塑《梵高的耳朵》

  阿瑟·丹托《寻常物的嬗变》启示:

  相信不少看过艺术展览的人,都有同样的经验,为何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能出现在展厅,甚至被“供奉”为高水平的艺术品?有些物品甚至随处可见,却被评论家用生涩难懂的词描述为一种艺术理念。这样的困惑,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困惑了一位哲学家。他是美国学者阿瑟·丹托,他为了解释清楚“为何同样(至少视觉上)的两件作品,一件为艺术品,另一件则是普通物品的问题”,拿出了巨著《寻常物的嬗变——一种关于艺术的哲学》。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布里洛的盒子》 使他投身艺术哲学

  在上世纪50年代,丹托已是一位成功的艺术家,从事表现主义木刻的创作。与此同时,他也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哲学。然而,正在丹托选择做职业艺术家还是哲学教授的事情上徘徊时,他看到了一件作品,是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此后,他决定放弃艺术,全身心投入哲学。

  1964年的一天,阿瑟·丹托在纽约斯特堡画廊参观了一场展览,他看到了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这件作品其实就是将人们日常生活中被广泛使用的布里洛牌厨房清洁剂的包装盒,直接放到了展示空间中。人们需要除了艺术作品之外的东西,来解释为什么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是艺术,而现实中的布里洛盒子不是艺术。丹托认为,艺术本身的进展已经结束了,艺术理论的时代已经开始。在这一年底,丹托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艺术哲学论文《艺术界》。

  不过,他的《艺术界》一文起初并不为人注意,他的工作重心也不在艺术哲学方面。《艺术界》在70年代引起较广泛的关注,有赖于另一位美国哲学家乔治·迪基。迪基小丹托两岁,受丹托论文的启发,他就如何定义艺术提出了“艺术机制论”,这种理论认为,某物之所以能成为艺术品,是因为艺术界人士授予它鉴赏的资格。

  艺术品与实物的区别

  绝不在于物质方面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丹托对其论文《艺术界》的进一步扩充和展开,写就了《寻常物的嬗变——一种关于艺术的哲学》一书。整本书就从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这件作品中展开,这件作品对于丹托所具有的理论意义,在于它提出了这样一个哲学问题:两件从外观上无法分辨的东西,为何其中一件是艺术品,而另一件不是?从这个令人困惑的问题出发,丹托展开了他别具一格的美学思考。

  在书中,丹托用“风格矩阵”演绎了艺术史的演变,新的艺术风格将随新的艺术定义或者艺术理论的增加而诞生。什么是艺术?艺术是由艺术理论的排列组合所构成的可能世界,在由此构成的风格矩阵中,现实的艺术风格或艺术作品不过是矩阵中的一行,是其中一种可能的组合。

  丹托认为,杜尚的小便池、沃霍尔的包装盒等现成品蓄意揭示了艺术世界的整体结构,在这个意义上,艺术演进为有关艺术的自我意识,也即艺术哲学。丹托追问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在杜尚的小便池之后,艺术与实物究竟有何区别,艺术是否仍然有其边界。这些不是像以往的架上艺术一样,通过表现手段、绘画技法等来保持着与现实的疏离,而是真正创造了从外观上看来与实物一模一样的视觉对等物。这样的一种视觉对等物的出现,其实已经暗示了以再现为主要内容的传统艺术观念的终结。正如丹托自己所言:“沃霍尔的包装盒是用胶合板做的,后者却是用纸板做的。但是即便是将这二者颠倒过来,从哲学上来说,事情也不会发生改变,于是乎就有了这样一种可能:艺术品与实物的区别,绝不在于物质方面。”

  迪基的“艺术机制论”从外部来定义艺术,维特根斯坦主义者如莫里斯·魏茨和肯尼克等人则主张艺术不可定义,但这些都不是丹托所期待的答案。

  清华大学教授陈岸瑛认为,《寻常物的嬗变》延续了《艺术界》中对可能世界及艺术史终结的基本思考,却没有保持《艺术界》中相对单一的线索。《寻常物的嬗变》是一部相当晦涩的著作,与其说它进一步阐发了《艺术界》中的结论,不如说它让原本相对清晰的结论又退回到思想的半途中,在具有多种可能性的思想岔道上徘徊。

  在国际上获得承认

  足以证明其艺术品质

  丹托在书中举例,同样是一条被平涂成鲜蓝色的旧领带,如果出自晚年毕加索之手,便有可能是艺术品,而在塞尚那里,同样一条涂了颜料的领带却不可能成为艺术品,丹托在书中说,“我们甚至不清楚,塞尚是否会产生以这种方式制造艺术品的念头,因为那时还没有这样的艺术概念”。

  这里提到了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念头”,不管丹托是否认可迪基对他理论的延伸,但无可否认,在当下的艺术现状,确实正如迪基的“机制论”所说,当组成艺术界的不同环节的代表,诸如画廊、美术馆、评论家等认可某物为艺术,似乎艺术就诞生了,当然,这里仍然有一个前提,或者可以说这是门槛极低的前提,就是创作者的“念头”,这一点是丹托首先提出的概念。不管创作者的求学背景是什么,只需要他有了产生艺术的“念头”,剩下的事,就跟他以及被他指认为艺术的某物无关。

  正如丹托所说,终结的是艺术的叙述方式,艺术的发展在其解决了给自己设定的任务时,就已结束。但在时间顺序上,艺术永远不会终结,只要人类不停地创作,艺术作品就会不停地出现。从这种角度来说,艺术的终结是一件好事。艺术不用再费力地去完成一个任务,一个由其叙述方式所决定的任务,现在艺术拥有了发展的自由。

  由于现成品能代替通过绘画技艺所诞生的形象,所以,丹托认为后一种艺术终结了,艺术品的诞生不再需要艺术家的劳动创作。但按照迪基的理论推算,艺术界早晚进入虚无主义的领域中,甚至压根不需要有物质的艺术品,只需要一个概念。

  在《当代艺术之争》艺术中,法国学者马克·吉梅内斯也有同感:“如果作品在国际上获得承认,并进入艺术市场渠道,这本身似乎就足以证明其艺术品质,不需要事后再对这一承认的合法性在美学上做长篇大论。然而我们马上会看到,这正是症结所在。”

  假设一个洁白无瑕的空间,空无一物,艺术家认为这是他的“自由空气”的作品,只需要通过文字理论进行解读,似乎一样成立,如此一来,艺术品还存在吗?还有人会关心艺术是什么东西吗?或者到这个时候,也可以理解为,艺术无处不在。

  

  ■2012年,李可染《万山红遍》在北京保利拍卖以2.9325亿元人民币成交

  

  ■2015年,李可染《万山红遍》在中国嘉德拍卖以1.84亿元人民币成交

  

  ■2018年,李可染《秋山图》在广东崇正以8000万元落槌,最终以9200万元成交

  这是李可染从探索走向成熟的代表作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岭南的艺术市场上没有引起过行内如此热烈的讨论,9200万元成交对于李可染的作品来说并非天价,然而,这一价格发生在广东,着实让不少本地的收藏爱好者注目。据目前资料显示,并没有一件来自广东的艺术品或者在广东成交的“亿元”拍品。广东崇正拍卖常务副总经理何向民跟收藏周刊记者打趣说,“这件‘万山红遍系列’里的一件作品,如果名字直接叫‘万山红遍’,也许有破亿的可能。”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几乎一平尺3000多万元

  广东崇正2018春季拍卖会“国光·近现代书画一”专场7月4日晚在广州东方宾馆会展中心C厅举槌,该专场共推出34件拍品。其中,李可染的《秋山图》以1800万元起拍,经过一段时间的激烈“斗价”,以8000万元落槌,最终以9200万元成交。广东崇正首席执行人许习文告诉收藏周刊记者,“这幅作品在预展的时候就受到极高的关注”。何向民则表示:“这是一张‘大开门’,《秋山图》的创作时间与《万山红遍》几乎是同时期的,这可以算是李可染在这个风格探索上从初探走向成熟的代表作品之一。”

  9200万元单件拍品虽然已经算是广东拍卖市场有史以来成交最高的一次,但也有藏家略显“惋惜”,他们都盼着能过亿,毕竟李可染的《万山红遍》系列早在2012年就有一件高达3亿元成交,而2015年也有一件比这次的《秋山图》稍大一些的以1.8亿元成交。

  不过,在何向民看来,这次的成交价格也比较合理,“如果说它没有去到过亿的价格,或许跟两个因素有关,第一,这件作品并没出版过,有出版过的话,会增强出处来源,第二,如果这件作品叫《万山红遍》,可能价格会高不少,也许有破亿的可能。”

  不过,也有“好事”藏家称,“如果用港元来算,这幅也算是‘亿元’拍品。而且这幅四尺三开的作品以9200万元的成交,几乎一平尺3000多万元,单价是极高了。”不管艺术品是否能用面积来评价,但一幅作品能被众多藏家从不同角度来分析它的价值,显然说明,这是一件难得一见的作品。

  “万山红遍系列”里的一件作品

  现有材料中,从1962年开始至1964年,李可染先后共创作了7幅《万山红遍》。李可染首次创作此题材是1962年在广东从化,款识题于画的右上角,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九六二年秋可染作于从化翠溪宾舍”,此作原为画家家属所藏。根据学者刘文杰的研究称,这幅作品在1999年为李可染基金会筹资,委托嘉德拍卖拍出,现藏海外。

  第二幅创作于1963年,那一年,他和张葱玉、梅兰芳等人一起游丹霞山,在那里写生后,再回到从化创作,款识题于画的右上角,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九六三年可染于从化”,此画1963年出版于第6期《美术》杂志,李可染把它捐赠给中国美术馆,现藏中国美术馆。

  此幅《秋山图》1963年作于从化温泉翠溪宾馆,无论是画面的经营章法,还是作画的时间、地点,都是与“万山红遍”系列一脉相接。这幅作品以朱砂色为主调,层层堆积,将中国式山水的雄浑磅礴之气,焕发出了新的视觉魅力。这一时期是李可染绘画风格的转折点,自此他创作出了以红当黑的新语言,作为他绘画实践中重要的一页,此幅的地位不言而喻。

  何向民认为,这张作品跟1999年成交的一张《万山红遍》的构图比较接近。这张作品严格来讲应该可以算是“万山红遍系列”里的一件作品。“我们会发现他笔下的山的形态与人居环境跟现实的丹霞山是有相似的地方,但同时,他又把京西层林尽染的红叶相结合,而创作出独特的画面面貌。”

  大面积用朱砂画于山水画

  自李可染创始

  后五幅《万山红遍》皆在1964年于北京西山八大处的创作室中完成。李可染先用半斤清宫内库旧藏朱砂创作了四幅,其中两幅较小的,两幅大的。两幅小,其中一幅为:画右上角题“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九六四可染写毛主席词意于北京西山八大处”,藏于李可染家中,曾被多次出版。另一张,画左上角题:“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毛主席词意,一九六四年可染”,此画给了荣宝斋。荣宝拍卖公司于2000年以501. 6万元拍出,被海外华人买走。

  至于两张大尺幅的,上世纪60年代初,李可染曾送北京市美协,让他们选一件,准备自己留一件。70年代末,发现一件藏于北京画院,该画左上角题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九六四年秋九月写毛主席词意 可染”,曾被出版。另一件已流于海外,曾出版在香港《名家翰墨》第26期第47页,该画左上角题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九六四年秋九月写毛主席词意于北京西山,可染”。

  李可染先生画完这四幅《万山红遍》后,应荣宝斋之邀,为建国十五周年国庆又画了一大幅给荣宝斋,此幅右上角题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九六四建国十五周年大庆,可染写主席词意于北京西山”。此件现藏于北京荣宝斋,从此以后李可染没再画过《万山红遍》。

  刘文杰在《李可染<万山红遍>存世几幅》一文中介绍,用朱砂画画前人有之,但多用于画佛像、钟馗、花卉等,大面积用于山水画,自李可染创始。为了更好地表达诗词《沁园春·长沙》中“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意境,采取了大面积使用朱砂来表现秋色,使秋色更红火、更热烈,更带有丰收后喜悦的气氛。刘文杰认为,李可染先生创作的第一幅为七幅中最美的一幅,因这画上的红色不但有朱砂,更加有西洋红,使整幅画面红润红润的,在光线暗处(朱砂在光线暗处更红)红润,在光线亮处也红润,颜色非常美,和黑色的墨相映成趣,与凤凰彩票网(fh643.com)齐白石先生创作的红花、墨叶异曲同工。

  ■统筹:李世云 ■采编:潘玮倩 陈福香 梁志钦 曾贵真

  战乱纷争的魏晋南北朝,在道家“天人合一”、儒家“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等思想影响下,人们将视线从人与事转移到山与水,寄情其中,寻求安抚与慰藉。文人画师们将情思与山水交融,付诸笔端,在勾皴点染、干湿浓淡、开合散聚中追求意境与气韵,于艺术主张与情感表达中探索风格转变,创作出不朽的山水画作。作为临摹学习的画稿、情感交流的媒介、活动事件的纪实、高端定制的礼物、点缀装饰的商品……

  广东省博物馆将在暑假档期,为读者精心策划一场探秘“山水”之旅,在近80件馆藏山水画精品中细解山水起源、技法、功用与传承,让读者卧游千里,与古为徒,澄怀观道,领略中国传统山水画之魅力。“解密中国传统山水画”将于7月13日开始展览。

  (曾贵真整理)

  时间:7月13日-11月11日

  地点:广东省博物馆三楼书画厅

  西泠印社2018年春季拍卖会日前在杭州预展。本次拍卖会上专门设立了“童年的六种温度——信札与漫画特别专场”。

  其中就有两帧初中英语教学挂图水彩纸本原稿,它们是上世纪90年代配合人教社初中英语教材使用的。近年来,教材中的人物“李雷”和“韩梅梅”多次引发广大“80后”的怀旧热情。这一专场以童年为线索,拍品中包括《大闹天宫》《哪吒闹海》《铁臂阿童木》《聪明的一休》《变形金刚》《大力水手》《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等中外动画片的原稿或手绘赛璐珞片,也有爱因斯坦、都德和柯南·道尔等名人写给儿子的家书。

  本次西泠春拍共推出33个专场、拍品5000多件,涉及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古籍碑帖、中外名人手迹、现当代油画、文房瓷器杂件等多个门类,于7日至9日拍卖。(新华社)

  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李正天 英魂魂化英雄树

  “华天鹤美术馆开馆展”日前在广州市海珠区江南大道中新安大厦12楼开幕,展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潘鹤、李正天、张弘,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黎展华、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万国华等艺术家的油画、中国画、雕塑等作品数十件。

  (梁志钦)

  时间:7月2日-12日

  地点:广州市海珠区江南大道中新安大厦12楼